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画收藏 > 油画

海派书画收藏与海派书画创作的历史对应

作者:收藏爱好者 2016-05-30 16:38:20
海派书画收藏与海派书画创作的历史对应 作者:王琪森 来源:文汇报 阅读:16 人次 上传时间:2007-1-15

海派书画收藏与海派书画创作的历史对应 作者:王琪森 来源:文汇报 阅读:16 人次 上传时间:2007-1-15 这是应当引起关注并进行研讨的历史对应现象: 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涌现了一大批文物收藏名家,尤其在书画收藏方面更是成就卓然。海内外有定评的共有六位:庞元济、张伯驹、吴湖帆、张大千、张葱玉、王季迁。他们中仅张伯驹是京派书画收藏家外,其余五人均为海派收藏家,从中可见海派书画收藏家的雄厚实力和大家荟萃。说得传统一点,当时的上海是全国书画收藏的“半壁江山”。说得客观一些,当时的上海是全国书画收藏的中心与都会,形成了一批真正一流的收藏家,为我们这座城市留下了辉煌的收藏记忆。 同样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涌现了一大批书画名家,京派有溥儒、齐白石等,岭南派有高剑父、高奇峰等,而“三吴一冯”为翘楚的海派书画家则形成了一个名家群体,如黄宾虹、张大千、贺天健、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潘天寿等都属这个群体中的中坚,这还不包括清末民初的任伯年、蒲华、虚谷及泰斗级的吴昌硕,稍后的还有王季迁、陆俨少、谢稚柳、唐云、来楚生、江寒汀等,从中展示了海派书画家的强大阵容和人才高地。也说得传统一点,当时的海派书画家支撑起了中国书画的“半壁江山”。说得客观一些,当时的上海是全国书画创作的中心与重镇,拥有了一批堪称精英的书画大家,为我们这座城市创造了璀璨的翰墨丹青。 由此可见,海派书画收藏与海派书画创作的二峰并峙、双星灿烂并不是偶然巧合,而是有着历史内在的逻辑成因和艺术整体的双向同构。 一、海派书画收藏的历史渊源和群体构成 如果从历史界定和文化归属来看,海派书画收藏兴起于上海1843年(清道光23年)11月开埠之后,而这之前应称之为海上书画收藏,其中突出的代表为董其昌。董氏的书画创作与收藏在当时及后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一生为历代名书画鉴定题跋无数。另外,明代的“嘉定四先生”李流芳、程嘉燧、唐时升、娄坚亦有一定的书画收藏。清代前、中期的海上书画收藏虽未出现像董其昌这样的大家,但作为一种人文遗韵和艺术风尚,还是传承有自,如顾大申、程庭鹭、瞿应绍等所收藏的书画,还是有一定的品位和特色。尽管其阵容和实力并不能和日后崛起的海派书画收藏相比,但这毕竟为后来收藏的兴起作了历史的铺垫、价值的确立和审美的奠基。 自开埠后,上海从一个原本属于吴越型的小农经济占主导地位的城市转变成开放型的沿海近代城市,成为“江海之通津,东南之都会”。随着近代工商业的兴起,英法等租界的设立,金融贸易的繁荣、陆海交通的便利等,使上海的经济迅速发展,从而为海派书画收藏准备了丰厚的财力、集聚了杰出的人才、吸引了多方的资源、打造了宽广的平台。 海派书画收藏家群体的构成大致分为三类,一是商贾巨富,二是名门世家,三是书画名家。商贾的收藏由于依靠雄厚的资金为后盾,因而出手大收价高,数量多,大多以珍品精品为主。而且这些商贾士绅大都长期浸淫此道,有的自己亦能挥毫泼墨,实属儒商,此类收藏家以庞元济、张葱玉为代表。而庞元济则是一代收藏巨擘,王季迁则评其为:“全世界最大的中国书画收藏家,拥有书画名迹数千件。”浙江湖州的南浔早在明初就以“辑里丝”名扬天下,庞氏家族系丝业巨富,庞元济在上海、杭州、苏州创办了缫丝厂、棉纺厂、机器造纸公司及药店、米行、酒坊、酱园等,并涉足房地产及银行业。庞氏是带着山海般的财富走向收藏界的,可以说海派书画收藏是有幸的,有这样一位有才有财、有艺有德的人物领军,海派书画收藏的格局与形态,自然是标高于世。清末海上书画收藏大家为报人狄子平,狄晚年落魄,不时以旧藏出售度日,为了保护这批珍贵的书画不散失各地或海外,庞氏不惜以巨资将狄藏整批收之,并在上海成都北路上的住宅内设藏画之室为“虚斋”。特聘海派书画名家陆恢、张大壮等人为其鉴定编订书画录,陆恢曾是吴大徵的幕府,亦为盛宣怀鉴别书画,而在庞氏的“虚斋”内一干就是二十年,张亦干了十年,可见庞氏收藏之宏富,先后编辑出了日后被收藏界奉为经典的《虚斋藏画录》20卷、《续录》4卷。张葱玉亦出身于南浔巨富,其堂叔祖是有“民国奇人”之称的张静江,他曾以巨款资助孙中山创建民国,后任浙江省主席。其另一位堂叔是以“适园藏书”和建成“嘉业堂”声振文博界的张石铭。其父张仲萍亦是书画收藏家及版本目录家。张葱玉从小对书画诗文十分喜爱,后因父不幸溺水身亡而在16岁时就继承了巨额财产及在上海的不少房屋地产。因而在收藏界呼风唤雨、左右逢源,出手宽绰豪爽,常以一掷千金乃至万金寻觅历代书画名迹珍品。另外如胡公寿、王一亭等在经商方面乃颇有实效与实力。 名门世家型的海派书画收藏家系重于祖传、讲究系脉、推崇正统。“三吴一冯”就典型地代表了这种风尚,吴湖帆出生于苏州南仓桥一个钟鸣鼎食之家,其祖父吴大澂系同治进士,曾任湖南巡抚,喜好藏玉石彝器及书画名迹,尤以清“四王”系列为重。这种收藏的家风遗韵影响了吴湖帆日后在创作与收藏方面的审美理念与价值取向,吴湖帆在三四十年代的收藏大都以明“四家”及唐宋元主流派书画家为大宗。吴的太太潘静淑乃吴中大收藏家潘祖荫之后,其陪嫁就是稀世珍品宋拓欧帖,故吴书斋又名“四欧堂”。而“三吴一冯”中的吴待秋系浙江桐乡世家,“来鹭草堂”大画家吴伯滔之子。吴子深则出生于苏州桃花坞的望族,家中宋元古画收藏甚丰,并以巨资创建苏州美术专科学校于沧浪亭边。王季迁亦系东吴显赫的世家之后,乃明代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王鏊的第14代嫡孙。 书画名家型的海派书画收藏家注重于借鉴效法、侧重于流派名家、看重于品位画格,这类的海派书画收藏家人数较多。如才华高迈、笔墨奇逸的张大千,尤钟情于“搜尽奇峰打草稿”的石涛,其绘画构图新奇、气韵郁然、古秀洇润,使大千颇多开悟,因而尽力搜觅石涛画作,据说达500幅之多。祖籍安徽歙县的黄宾虹对原籍的程邃、戴本孝等“新安画派”颇为崇尚,因而收藏此流派画家的作品甚多。而徐悲鸿、刘海粟等则服膺于宋元诸家,因而他们的收藏也侧重于此。钱君匋喜好于赵之谦(无闷)、黄牧甫(倦叟)、吴昌硕(苦铁),因而他的收藏亦在此尽力,自号书斋为“无倦苦斋”,特别是在收集赵之谦的书画印方面,为藏界第一。 二、海派书画收藏为创作提供了艺术资源与笔墨参照 收藏与创作是一体两翼,是互为作用而相辅相成的。历史地看,海派书画创作之所以能形成高潮,和海派书画收藏为其所作的积淀是分不开的。正是凭借着海派书画富庶的收藏家底,从而为海派书画创作提供了雄厚的艺术资源和多元的笔墨参照。 海派书画家的前期领袖任伯年虽还说不上是收藏大家,但他却十分看重收藏,与海派书画收藏名家多有交往,时常向他们借阅前贤名作或共赏大师精品,他从收藏家高邕处观赏临摹八大之画,画风为之大变,杨逸在《海上墨林》中载:“年未及壮,已名重大江南北,后得八大山人画册,更悟用笔之法。”从而使任伯年在中年后的创作展示了一种奇逸隽永的新境界。 “三吴一冯”中的领头羊吴湖帆精于书画、鉴赏、考证、诗文、词曲等,他的画风初从清“四王”出,后又效法明“四家”,再上窥“五代四家”(荆浩、关仝、董源、巨然),追踪“南宋四家”(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及“南宋二赵”(赵伯驹、赵伯骕),他在艺术上所确立的那种典雅清隽、华润丰逸的画风,应当说最初源自于家藏“四王”及五代和宋元明大家的笔墨滋润和画格涵养。在嵩山路上的“梅景书屋”内,吴常将藏画悬挂于壁上,朝夕细察,心摹手追,反复临写,他在三十年代初曾发现南宋擅金碧山水的赵伯驹设色有七层之多,使其在设色上更趋缜丽丰腴、变幻莫测。 作画、藏画、仿画曾是三十年代张大千的主要艺事活动,石涛笔墨的奇谲灵动、酣畅恣肆使大千深得丹青变化之道,他以此为突破口而变通古今。因此他尽力搜藏石涛之作,精心临摹、刻意效法,获益终生。 海派书画收藏的形成发展及其历史影响、艺术成就值得作进一步的发掘和研究,这是我们这座城市的人文传脉和文博根基。#p#分页标题#e#

标签
为您推荐
油画 2016-05-30 15:15:58 阅读(99)

”6月26日,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在受聘担任任伯年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后表示。

油画 2016-05-30 15:23:01 阅读(840)

埃德加·德加 两名黄衣舞者       尽管2010年

油画 2016-05-30 15:39:49 阅读(145)

  2010年世界艺术品市场,除了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不断创高价纪录以外,就要算上半年几大博览会令人兴奋的交易状况,这不仅从中国已

油画 2016-05-30 15:40:06 阅读(192)

本文将以提问的形式.阐释我对新中国历史中毛泽东时代美术大众化中的农民及其审美趣味的理解,目的是希望引起进一步的讨论。

油画 2016-05-30 15:40:47 阅读(152)

        相关链接:吴冠中:国宝级画家激荡市场想象力

油画 2016-05-30 15:43:30 阅读(75)

        相关链接: 在线展览:“悬念&

油画 2016-05-30 15:46:13 阅读(726)

  绘画给我们展现了人们能够看到而且应该看到,但往往也是没有看到的东西。      &n

油画 2016-05-30 15:47:15 阅读(370)

但6个月过去,民主党却以4:1的优势完胜社会党。诺依曼在纳粹德国时期,是一名宣传小兵,熟稔纳粹宣传造势的方法。这种很奇怪的文明使得赫斯特的作品,带有神圣的意味。

油画 2016-05-30 15:47:58 阅读(83)

          很早以前,当中国的丝绸艺术以迷人的姿态

油画 2016-05-30 15:49:12 阅读(309)

通过修订刑法,增列了盗掘国家珍贵文物罪并加大了量刑幅度;法律明确禁止出土文物的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