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画收藏 > 国画

朱万章:禅城读画记(上)

作者:收藏爱好者 2016-05-30 10:44:34
  在广东地市级博物馆所藏书画中,佛山市博物馆无论从质量还是数量上,均可称上乘。而在广东仅有的藏有宋画的公库中,佛山市博物馆名列其中。

  在广东地市级博物馆所藏书画中,佛山市博物馆无论从质量还是数量上,均可称上乘。而在广东仅有的藏有宋画的公库中,佛山市博物馆名列其中(另两家分别为广东省博物馆和广州艺术博物院)。笔者在广东工作的廿余年间,多次赴该馆赏画学习。今欣闻其有梓行画集之举,且索文于余,遂找出多次读画记录,重温风雅,匆匆草成此文,以纪其所藏画迹之一斑。

  宋代绘画,因其年代久远,多不易得;而公库所藏,大多集中于两岸故宫中,一般省级博物馆中,偶有所藏,已属凤毛麟角,基于此,作为僻居岭海之中小型博物馆能有宋画收藏,也就尤显特别了。因此,佛山博物馆所藏宋代马麟绘画的意义也就非同寻常。此画虽为小品之属,但其风格与他作均为一路,且经书画鉴定家启功、谢稚柳、徐邦达、苏庚春、刘九庵等鉴定,又经清代广东鉴藏家潘正炜等递藏,流传有序,因而极为难得。(图1)

  图1、南宋·马麟《松林亭子图》,绢本设色,24x25厘米,广东佛山市博物馆藏

  宋代以降,明代绘画也是佛山市博物馆藏品中的一个重项。在花鸟画史上并称“青藤白阳”的陈道复,传世作品以花鸟居多,山水较为少见,该馆所藏其山水小品为我们认识其多方面的艺术成就提供了依据;文征明侄子文伯仁(1502—1575)的《秋山钓艇图》扇面、反映了承继吴派余绪的后吴派时期文氏传人的艺术风貌。

  此外,晚明张宏的《三兔图》扇面、徐弘泽(1551—1627)的山水扇面、凌必正的花卉小品、刘克平的花卉扇面和凌文斗的山水等或得吴派遗韵,或承继院体画风,虽非大家之作,但其雅致而意境深远的画风体现出这一时期的整体风格。(图2)

  图2、明·张宏《三兔图》扇面,纸本墨笔,1638年,广东佛山市博物馆藏

  清代早期的绘画中,浙江人冯景夏(1663—1741)的云山松竹图用色淡雅,意境深远,受董其昌影响较深,颇具文人墨趣;龚晴皋是一个在画史上被低估了的山水画家,所写水墨山水,均大气磅礴,挥洒自如,很有解衣般礴之慨,馆藏之水墨山水代表其基本画风,是继徐渭、八大之后在水墨画方面独擅胜场的重要画家。

  清代中后期,“扬州画派”边寿民的芦雁图彰显出作者随意而洒脱之个性,陆俊的幽阁观泉图则属常见的寄情之作、平生只画兰花的兰痴赵九鼎所画兰花水墨写意,师承赵孟頫、郑板桥诸家,玉柄袅风,婀娜多姿,很有飘逸出尘之态;程士椷的山水画笔老练,笔力劲健,荒寒中不乏清趣;桐庐喻冲(翀)虽然生平事迹史载阙如,但所绘佛道人物,白描功底极深,人物衣纹非寻常写手所及;汪圻(1776—1840)专以仕女画见长,所绘仕女工整秀逸,布局严谨,在嘉道画坛,另开人物画之生面;长洲顾鹤为圭崖先生所写造像,人物面部已有曾鲸和西洋画元素,衬景为当时流行的松竹寿石等,折射出当时具有文人雅趣的写真肖像画风尚;张沅的三多图和张之万的万壑泉声则古韵盎然,是其时代风格的侧影。(图3)

  图3、清·边寿民《芦雁图》,纸本设色,96.7x57.7厘米,广东佛山市博物馆藏

  海上画派是晚清时期活跃于华东地区的重要绘画流派,与活跃于华北地区的京津画派、活跃于华南地区的岭南画派三足鼎立。在其代表画家中,任伯年的花鸟与人物代表了前海派的重要成就,其竹石大吉图将海派绘画中雅俗交融、色彩艳丽等元素发挥得淋漓尽致。另一海派画家朱偁与居廉遥相呼应,他和居廉的花鸟画正好代表了晚清时期两个画坛重镇的不同风貌;钱慧安的人物画则与任伯年相异,其色调略显浅灰,人物变型,对后来的人物画影响较大。(图4)#p#分页标题#e#

  图4、清·任伯年《竹树雄鸡图》,纸本设色,1877年,113x56厘米,广东佛山市博物馆藏

本站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