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爱藏
上传鉴定

您的当前位置:爱藏网首页 > 书画收藏_字画收藏 > 油画 >

剖析中国书画收藏界的“三假”现象

2016-05-30 来源: 作者:林明杰 阅读:
摘要:

当人们已经被中国艺术品市场上的弄虚作假现象折磨得几乎麻木之际,文化部一位官员日前在文博会的中国艺术品投资论坛上痛陈:我国欣欣向荣的艺术品市场面临造假、售假和假拍等“三假”日益盛行的突出问题。●造假售假荣辱颠倒

  当人们已经被中国艺术品市场上的弄虚作假现象折磨得几乎麻木之际,文化部一位官员日前在文博会的中国艺术品投资论坛上痛陈:我国欣欣向荣的艺术品市场面临造假、售假和假拍等“三假”日益盛行的突出问题。  ● 造假售假 荣辱颠倒  造假售假潇洒,受骗上当活该——这几乎成了当下荣辱观完全颠倒的艺术品市场的潜规则。一位资深媒体人士指出,对于如何解决造假售假的问题,我们一向是雷声大,雨点小,很少见执法部门动真格的。唯一让人感到稍许欣慰的是,2005年成功告破的“石鲁遗画案”,此案造假者竟非法获利4000万元。但一位拍卖业老总对此淡然一笑:这也算不上大角色。中国书画市场红火了这些年,不知造就了多少身价千万的制假贩假的人。  文化部市场司副司长张新建说,全国10万多家画摊、画店和画廊中,有不少在销售假艺术品。但如今真正可怕的还不是那些画廊和画店,而是明日张胆售假而且还能得到法律“保护”的拍卖行。国内的拍卖行绝大多数会在《拍卖规则》中预先声明不承担真伪的责任,而《拍卖法》竟也认可这种免责声明。一位资深收藏家曾对媒体记者称,有些拍卖行联手画贩子进行组合欺骗。造假者往往使用请名人题跋作序的手法包装自己,颠倒黑白。一位拍卖公司老总感叹:“早些年,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会为得到真品而雀跃不已,也会为了拍品是不是真品而争得面红耳赤。但现在在利益的驱动下,大家心照不宣的是,怎么才能赚更多的钱。”  ● 海归文物 赝品镀金  近年来,海外回归文物成了拍卖的热点。于是制假售假者很快就对此下了“功夫”。他们利用国内买家对海外回流艺术品的信任,有些人故意成批地将赝品运到海外“镀金”,然后以“回归”之名“抢救”回来,赝品上面还多了一个文管部门的进关火漆印。外行并不知此印非鉴定印,不过是用来证明此物的“海归”身份而已。某拍卖公司曾以112.2万元拍出一件“海外回流”的潘天寿《锦葵红杏》,后来就被明眼人发现此画仿自江苏淮安市博物馆藏潘天寿真迹《红葵黄花》。据悉,近几年该博物馆藏的潘天寿人物画《佛寿无量》和山水画《川中山水》,曾先后被人多次仿造,其中《佛寿无量》被2次克隆,分别以33万元和17万元港币拍卖成交。《川中山水》竟被4次仿造,总成交金额达100余万元。  一些收藏界的资深人士戏称,某些拍卖行成了赝晶的大卖场、赝品贩子的天堂。他们根本不用担心自己会因制假售假而被追究责任。2005年,画家韩美林曾发现京城某大拍卖行卖出了十多张署有他名字的假画。他的律师要求拍卖行“提供上列拍品委托人的信息,双方联合打假”。然而拍卖公司对此的回应是,按照《拍卖法》,他们有为委托拍卖人保密的义务。曾被假画案折磨得身心疲惫的吴冠中发誓,再也不会为自己的画被假冒而去打官司了,太难了!  有人说,打击艺术品制假贩假的难处在于鉴定。说到鉴定难,那么走私文物被截获后是如何鉴定的呢?说到陌生,又有什么比网络犯罪更为陌生的?打击艺术品的制假贩假其实不复杂,只要抓住苗头,顺藤摸瓜,不难破案。如果能抓住几个典型的大案,严惩不贷,以儆效尤,就一定会有效地遏制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制假售假势头,让制假售假者有所顾忌。  ● 假拍行情 另类新招  如果说制假售假已经不是新闻了,假拍则可谓是中国艺术品市场上方兴未艾的“新生事物”。所谓“假拍”就是在拍卖中制造虚假的成交行情。新闻媒体常常报道某拍卖行的某件艺术品以多少千万元乃至上亿元的价格成交,打破了什么纪录,这其中不少就得益于假拍的“功劳”。假拍的目的各有不同:有的拍卖行为了吸引媒体关注报道,扩大自己的名声,吸引更多的客户,将价值高的艺术品委托其拍卖,但还可能有更多不可告人的“奥妙”,如一些被所有权威专家认定为赝品的东西,竟然被拍出了数千万元的价格;而目前更多的是,一些庄家或者艺术家本人,为了炒作,而借拍卖制造虚高的成交行情,如同股市的拉高出货。  深谙当今国内油画市场内情的伍先生称,当代油画的整体价格呈疯狂上涨之势。他粗略统计了一下,各地有300多位健在的油画家作品的价格超过了老画家作品的平均价,这里面水分很大。一些画家自己做托,三番五次在拍卖会把自己的作品炒起来,给公众造成一种假象,好像天价满天飞。一方面是经纪人对画家的“泡沫”操作,另一方面也有部分盲目入场的资金进行“无良”炒作。  有些拍卖公司为了达成交易,会迁就买卖双方的暗箱操作要求,三方联手虚增成交价。具体做法是委托方、买受方、拍卖方事先约定“真实”成交价和“真实”佣金,而在拍卖会上作竞拍表演。比如,约定拍品的实际成交价为1500万元,当拍卖叫到这个界限后,拍卖就进入了表演阶段,经过场内的“托儿”激情表演,拍卖师会虚叫到5000万元才落槌。背后最终还是按预定的1500万元成交。  香港大收藏家张永霖曾感言:作为一名藏家,最大的担忧就是用真金白银购藏到赝品。而你拍卖行却说不负责,这到全世界去讲都是不公平的。张先生只说出了一半情况,其实用虚假的高价买到真迹也是不公平的。专业人士不无忧虑地表示,时下拍卖行业被某些人亵渎了,他们从拍卖市场获取大量金钱的同时,却在拍卖行业里埋下了一颗颗地雷。艺术品市场的弄虚作假,无异于引狼入室,养虎为患。

特别推荐
爱藏指南
鉴定流程
购物流程
出售流程
联系客服
配送方式
上门自提
物流配送
特快专递
爱藏直达
支付方式
网上支付
银行转账
货到付款
交易条款
售后服务
产品包装
退换货流程
价格政策
发票索要
爱藏合作
回购代销
加盟代理
隐私声明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公司地址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2005-2017 Powered By airmb.com 爱藏网 联系本站|官方微博:(新浪)@爱藏网官方微博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6494号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77976号广州爱藏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运营备案 工信部备案 支付宝合作伙伴 商务合作伙伴 保障交易 360安全大全 银联支付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