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爱藏
上传鉴定

您的当前位置:爱藏网首页 > 书画收藏_字画收藏 > 油画 >

毛泽东像拍卖叫停是网络暴民的胜利

2016-05-30 来源: 未知 作者:旺才 阅读:
摘要:

本不打算对毛泽东像拍卖的事发言了,近几天因为被毛泽东像拍卖叫停,北京某媒体对我专访提了如下几个问题,当然,最后连这种理性的议论也似乎也同样被叫停。被鼓噪的狂热的网络暴民战胜了理性,上个狂热的时代早已是昨日黄花

  本不打算对毛泽东像拍卖的事发言了,近几天因为被毛泽东像拍卖叫停,北京某媒体对我专访提了如下几个问题,当然,最后连这种理性的议论也似乎也同样被叫停。被鼓噪的狂热的网络暴民战胜了理性,上个狂热的时代早已是昨日黄花,专制的幽灵仍疯狂的吞噬着社会的肌体,潜规则在意识形态又一次显示出它强大的能量。如果这个社会还能给理性一些话语空间,我们就不该继续当“沉默的大多数”。既然有关部门能利用行政权力进行干预,那理应有义务承担公众的监督,给出叫停的正当理由。因此有必要站出来发出质疑的声音,这只是我的公民实践:  1、有网友称这次撤拍是“网络民主的胜利”,您怎么看“网络民主”?  旺才:如果把一种刻意炒作放大的声音看作“网络民主的胜利”,那恐怕是狂热战胜理性的悲哀了。有关华辰“毛主席像”撤拍的事件,的确可以看作是拍卖公司不得已而为之的妥协,但就整个事件最后是否是一个理性的结果,我有孑然不同的看法。应该就事件本身的背景作一些思考。就在媒体轮番报道“毛主席像”即将被拍卖后,可以理解一些网民在不了解“毛主席像”是海外回流的拍卖背景下的反对声出现。但随着报道的深入,在咨询有关部门、专家以及拍卖行业的相关法规后,那些鼓动“反对拍卖”的网站和媒体也不得不在后续的报道中承认了拍卖“毛主席像”的合法性,并且认同了“拍卖是让毛主席像留在国内的唯一途径”,因此才有后面发生的湖南媒体呼吁湖南企业家进京参加拍卖,把“毛主席像请回韶山”,也就是说,反对的网民已经从一味的反对裂变成了既有认同拍卖和反对拍卖的两种不同意见。  除了媒体报道的倾向不同外,在网络上众多的评论中,网上一些“理性对待拍卖”的呼吁也有很多,新华网评和光明观察的评论都很客观,指出“惟有领袖情结不再成为一部分人心目中难以割舍的情感时,才更能彰显我们这个社会在民主与法治建设上的进步”。这也说明,网上反对拍卖喧嚣的背后的确存在着大量不理智的声音,大量言辞激烈的跟贴,都没有针对拍卖品本身,而是一味的强调“伟人如何伟大”,这些意见与一件艺术品本身并没有直接关系。那么,如何能确定这种“不理智”在被放大后,却成了“网络民主的胜利”呢?难道所谓的网络民主外衣竟建立在一种失去理智的狂热基础上?那么这种民主究竟代表了这个社会多少人的声音呢?  事实上,网络言论的确会在某种程度上造成有倾向性信息的聚集、传播和影响,美国学者也曾指出——偏激言论更容易在网络获得共鸣的市场。片面认识通过网络得以聚集,并在强烈的倾向性下膨胀,反对拍卖者在网站“投票”的鼓动下愈发呈现狂热,他们更愿意用口诛笔伐的方式在网络上强调他们的主张。但对拍卖持理性看法的人们只是冷静的旁观,并没有介入如此“有组织”的大批判式的网络暴民活动,大量理性的人们反倒成了“沉默的大多数”,他们的“网络民主”又如何得到主张呢?因此通过此事件我们看到的并非一次“网络民主”活动,而是话语霸权占了上风。  2、您觉得对待这样一幅“匠作”,网友表现出的异乎寻常的热情应如何理解?  旺才:对于艺术品本身,我也提出了即便有再深厚的历史背景,它仍旧是一件艺术品而已,不可能超越这个属性去赋予它更多的意识形态。其实考查“毛主席像现存唯一母本”的历史可以发现,华辰这次海外回流拍卖这件作品,与天安门城楼上悬挂的主席像尺寸完全不同,因此这由工艺美术家创作出来的母本至多是历史的“底片”和“草图”,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如果我们今天发现一张达·芬奇《蒙拉丽莎》草图,是不是也能认为比卢浮宫那件《蒙拉丽莎》更有意义呢?在艺术史上,这类的东西比比皆是,是不是每一遇到有了某种特殊的意识背景,就要去改变这件艺术品的“真正地位”了呢?  举个例子:西安美术学院的原院长刘文西,是现在流通的新版人民币一百圆毛泽东头像的创作者。在8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刘文西在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艺术上的成功很快为他赢得了经济上的成功。刘文西在前些年曾经因为香港的画商出价更高而撤回了给钓鱼台宾馆的创作的一幅画,转而卖给了香港画商。按照这次事件的结果来看,是不是有关部门得提前给刘文西先生一些限制,他为人民币绘制的“母本”以后也必须要进博物馆呢?如果是这样,从建国到现在,有“特殊意义”的毛泽东像会层出不穷,那么是不是只要是因为一些人“情感上不能接受”的原因,“伟人”的画像都不能成为正常流通的艺术品呢?  把过多的狂热情感寄托于一件物品上,这种现象本身并不正常。我想通过改革开放20多年的发展,这种过于上纲上线的思维方式一直是我们发展和进步中追求理性的阻力。  3、您觉得网民意见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民意”?  旺才:对于网民意见的代表“民意”的程度,一定需要有个理性的环境。网络并非言论的自由市场,可以无所顾忌,自由的界限更在于个体行为在公共空间的自我约束。代表民意的多寡,并不是在一种蓄意的煽动和偏见背后建立起来的。就这个事件来看,网站通过一些非此即彼的选项,用投票的方式试图以参加者多寡来观察“民意”,实际上是加剧了偏激者的网络集群效应,其结果代表的则是这部分失去理智的网络暴民的语言暴力,因此在我看来,这不过是滥用了“民意”的幌子。倘若网站在对拍卖事件信息对称平衡下采用其它更合理的途径,相信真正的民意才能彰显。这也是在“文明办网”的社会呼吁下,网站靠鼓噪换取点击和流量带来的商业利益,与公共利益之间如何平衡的问题。  4、这次作出撤拍应该说是政府施加了压力,您觉得是不是网友的抗议导致政府改变立场?  旺才:政府在任何事情上不能包打天下,我们在华辰公司简要的声明后面,无法直接读出这种“压力”出笼的真正背景。因此与其说是因为“政府施加了压力而改变了政府立场”,宁毋可以解读成“拍卖公司在权衡利弊后撤销了拍卖”。我们正在建立一个法制国家,法律专家之前也强调了该拍卖的合法性,而从华辰“撤拍”的声明中也看不出这种“政府压力”涉及了法律和程序问题。但我在最新的报道中看到,华辰负责人表示“接国家主管部门的通知,已限定只能由国内博物馆收藏。现在如果要收藏,具体要与国家有关部门联系,“尽管委托人找了我们,但这已经不是一种商业行为,我们决定不了主席画像的归属,所以要由国家决定,委托人也表示同意”。(《三湘都市报》2006-05-27)  我个人认为如果上面消息属实,“国家主管部门的通知”是不合时宜的。回到“毛主席像”所有者的权益问题,“主管部门”无权动用行政权利去剥夺一位海外华人对这张作品的拥有权。既然如此,“限定只能由国内博物馆收藏”如果是一种强制的裁定,并不符合法制精神。在一个纯粹属于经济领域的商业事件中,政府并不能以“网友的抗议”作为裁判依据,假如真是这样,那会是给刚刚发展起来的中国艺术品拍卖业开了不能依法管理坏的先例,如果收藏者要冒着被强制的风险到国内参加拍卖,会因此阻止更多的此类文物回流。但就我们看到的情况而言,这也只能解释成“政府从中协调并解决了事件”,而绝然不可能从公共意义去解释成是网友的抗议导致政府改变立场。  其实整个事件还很复杂,昨天同样报纸的报道中我注意到华辰负责人还表示:“早在一年多前,北京华辰就一直在追寻这幅辗转海外的作品,后来得到了现在所有者的委托拍卖。公司拿到作品之后,魏丽军曾将其拍照,并亲自写信给国家有关文博单位,希望能够得到收藏,但收藏单位都没有收藏的意愿”。“这说明主席作为一个历史人物,他的影响力巨大。”作为拍卖公司,“我们能够将流失海外的作品拿到国内,已经尽了我们的能力,但能不能被国内藏家所收藏,我们也没有办法掌控”。如果事件伊始华辰公司的声音能够得以传递,大家都了解到拍卖公司的确也有保护文物的意愿,那么针对拍卖的指责声还会如此喧嚣吗?  就我个人看来,整个事件因为“撤拍”的终结,并非是什么皆大欢喜的好结果,社会发展到今天,难道理性就战胜不了狂热?而之前在一些不乏理智网友的呼吁中,对政府如何监管艺术品流失海外,提出了质疑。同样是政府、博物馆,不能总去充当某类势力的黑手、当马后炮。  (2006-05-30)

特别推荐
爱藏指南
鉴定流程
购物流程
出售流程
联系客服
配送方式
上门自提
物流配送
特快专递
爱藏直达
支付方式
网上支付
银行转账
货到付款
交易条款
售后服务
产品包装
退换货流程
价格政策
发票索要
爱藏合作
回购代销
加盟代理
隐私声明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公司地址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2005-2017 Powered By airmb.com 爱藏网 联系本站|官方微博:(新浪)@爱藏网官方微博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6494号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77976号广州爱藏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运营备案 工信部备案 支付宝合作伙伴 商务合作伙伴 保障交易 360安全大全 银联支付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