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爱藏
上传鉴定

您的当前位置:爱藏网首页 > 书画收藏_字画收藏 > 油画 >

垮掉后或生命之痒

2016-05-30 来源: 未知 作者:郭发财 阅读:
摘要:

垮掉后,是相对垮掉的一代在中国地下摇滚中的一种文化谱系的话语延伸,可一旦冠上中国二字,本来自由轻松的一件事情,涉及的问题却很复杂,甚至沉重,这里边有传统文化、家庭伦理以及当下中国社会文化意识形态的很多原因,并

  垮掉后,是相对垮掉的一代在中国地下摇滚中的一种文化谱系的话语延伸,可一旦冠上中国二字,本来自由轻松的一件事情,涉及的问题却很复杂,甚至沉重,这里边有传统文化、家庭伦理以及当下中国社会文化意识形态的很多原因,并包括东西方文化的冲突与交融,因此,垮掉后对地下摇滚战士来说,怎么说都是一道与那很多原因有关的门坎。作为一个重要的文艺流派,垮掉的一代源于美国,依靠朋友和私人关系的维系曾得到很好发展。它的中心成员有杰克•克鲁亚克、艾伦•金斯堡和威廉•伯罗斯等。这些嬉皮运动的鼻祖,后现代文化的先驱,朋克精神的典范,以离经叛道和惊世骇俗的生活方式和文艺理念撼动了50至60年代美国的主流文化价值观,社会价值观,鼓动大家针对一切桎梏争取人的自由存在,为青年受众提供了全新的生活选择。垮掉的一代在继承美国文化传统中的波希米亚精神时,也给中国地下摇滚提供了参照样本。  中国的垮掉后,曾经分布在各大城市的各个角落,如北京的圆明园、树村、东北旺、霍营等地,这个由工人、农民、无业游民、流浪诗人和落魄画家自发组成的摇滚乌托邦,或背靠西方文化和中国民族音乐的经典,或在打口音乐中充当拾荒人,坚持操练中国地下摇滚,每当人们接近这个地下草根艺术族群时,总有理由相信,与其说垮掉后在经营中国的地下摇滚艺术,还不如说他们依靠摇滚在继承垮掉的一代的文化传统,或者延续中国民间艺人的那根已被社会主流意识形态掐灭多年的香火。  众所周知,中国的地上生活虽然实现了从体制的单位人向市场的社会人的过渡,但因主流文化或国家机器的时间滞后和超限度运转,社会人依然要接受体制内主流思想和主流价值的束缚,基于个人生活的选择余地没有地下文艺的可能性大,而垮掉后的中国地下摇滚,却远离主流价值,回归青年生活的真实,恢复人之为人的尊严,对地下摇滚战士来说,这既是令人佩服的勇气之显现,也是其决别主流,集结地下以寻求更加踏实的个人或族群生活的独立存在。因此,摇滚对地下青年而言只是一种媒介,维系历史与未来的生活在场。不过,这些只是旁观者设身处地,站在地下摇滚的立场对这个族群乌托邦的个人文化想像,地上的社会主流意识形态、大众媒体和商业逻辑并不这样认为,同样也是垮掉后这个词汇,地上看地下除开视角的俯视之外,它还意指着边缘、疲软以及恨铁不成钢等文化价值经验中的主流事实。地上的主流生活充满阳光。无论太阳的构成因素有多复杂,但因它是太阳,所以它都永远可以普照万物!在中国,主流出于自身的话语系统维护的权威,决不允许普天之下还有不是王土的犄角旮旯的存在,哪怕它只是垮掉后的地下草根营地,并不对它的话语利益构成直接挑战,实质性损坏,但出于其自我威仪的话语强调,对潜在话语对手的假想式恐惧,垮掉后,不是眼中钉也算得上是地上主流意识形态的肉中刺,而正好也是这种肉刺关系,疏离主流之外的地下摇滚才能和社会意识形态既可互为扭结,同时又把距离拉开,然后通过地下民刊/互联网/独立乐评/摇滚酒吧/音乐节/出版作品来完成它的关于地下摇滚的价值诉求。由于主流价值和经济逻辑的利益出发点和落脚点不同,双方虽然共同联手制做了地上的花花世界,浮华现实,但主流意识形态、新闻媒体和商业逻辑在针对垮掉后的相关策略上,却密切合作,随时又各打各的算盘。因此,如果说,主流从地下摇滚中看到的是文化利益的竞争对手,那么,经济逻辑从地下摇滚中看到的却是可以挖掘的财富,通过资本市场运作,能够建立的音乐厂牌。  有经济逻辑的独立扶持,照理说,这是垮掉后的福气,可经济逻辑的受众尽管也是建立在青年大众中的,但由于它的大众非地下摇滚的铁托大众,因此,经济逻辑根据自身市场大众的商业预想,对地下摇滚进行符合商业逻辑需要的修割与整合却从不手软,而垮掉后在面对立地上主流意识形态的贬斥之时,还要对又怕又爱的经济逻辑保持警惕。  主流社会意识形态除在演出市场,出版环节对地下摇滚予以监管外,在中国,有时它对垮掉后的地下摇滚动用警力进行干涉的现像也时有发生。当然,这些或许是因为摇滚乐和它的受众影响了主流的社会秩序,或者垮掉后在演出、排练中扰民,或者针对某些与政治历史有关的特殊敏感时期,无论是功德圆满的崔健,还是时运不济的何勇,乃至超然物外的窦唯,甚至充满爱国思想的唐朝乐队,在各自的摇滚经历中,几乎都曾遭遇过来自各方的规训和惩戒,因此具体到垮掉后,这些当然都是家常便饭了。  “因为我是一名摇滚乐手,所以许多人把我看作是一条狗,看做社会的渣滓,为什么?我只是想做我自己的音乐,我只为我自己的音乐而活着,我对金钱和商业不感兴趣,音乐是一件工具,我用它来表达我的见解、我的想法”。  从这位垮掉后的自白中,不难看出地上主流对地下摇滚的贬斥与弹压有多严酷。1989年后,中国社会再次转型,主流意识形态因话语重心的转移,对垮掉后的策略有松动,但中国的地下摇滚却很难提得起劲,加上打口唱片、网络资讯的冲击,国内唱片市场的萎缩或者细分,垮掉后不但没有抓住机会,反而在社会话语功能上还普遍失语,甚至在表达个人命运与生活情感中也出现悬空状,取而代之的却是奶腥四溢的少年朋克,不知水深火热,进驻地下营地后的外海资讯复制,本土话语的二手喧哗。从集体主义天下大同,过渡到爱国主义的民族言说,地上主流策略上对地下垮掉后虽然有所退让,但寄生主流意识形态的经济逻辑,针对被后革命时代的地下摇滚的态度之谨慎,市场策略之鲜明始终也是以一贯之。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不难看出投资商可以同垮掉后的青年亚文化合作,事实上,资本家也从没对它的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产生情感认同,这有主流文艺监管的客观因素,也有商业逻辑内部的中国主流社会文化语境,进入地下摇滚的文化场和经济场的自我审查的主观原因,因而,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经济逻辑与主流意识形态的合谋,对地下青年亚文化的夹击,通过20年以来的演变与磨合业已形成了一套独特有效的方法和步骤。首先,主流文化通过媒体,把垮掉后的生活状态以类似官方社论的强势话语进行批判,将其确认为腐朽堕落,群魔乱舞,以点代面,有组织有步骤地把地下摇滚妖魔化,并且广而告知,以反面教材警示教化思想犯忌,行动违规的文艺青年悬崖勒马,别跟随堕落后一起断送美好前程。第二,树起招安大旗,随时欢迎堕落后回头是岸,这几年,尽管很少再搞那种带有宣讲报告性质的感化团了,可是主流通过对垮掉后的骨干成员予以安抚,让他们上电视,做访谈,高唱《还珠格格》摇滚版,登上主流大舞台,放声高歌飞船上天,卫星落地,感染地上地下青年受众,忘记生命之痒,别在继续跟随垮掉后混地下,这种公开与隐形的主流叙事,哪怕在全球化的信息时代,却也依然随时可见。三是,面对垮掉后的冥顽不化者,即,某些热爱地下生活,喜爱地下艺术的摇滚艺人,主流往往宽宏大度,准许其保留地下身份,唱着经过主流审查与自我审查的书写机制改换了垮掉后精神内含的酸摇滚儿,扭着屁股参加各种晚会,并鼓励工农商学兵,党政军民学充当亲友团,年年将其叉到新晋乐队或者唱片白金销量的小板凳上。乐评人王小峰有一篇网文,《摇滚耻辱日》或许说的就是这个事情!?总之,地上主流对付垮掉后地下文艺的手段可谓种类齐全,每个有心思的人士都可心知肚明。  然而,相对主流对地下摇滚的打压和拉拢,新世纪以来的媒体胃口也不见小,介于主流意识形态和经济逻辑的左右帮忙,时尚媒体/商业杂志对地下营地的窥视虽然版面有限,但是一有政策的支持,二有广告的赞助;因此面对摇滚战士的发型,文身,血型,穿孔,星座,喜好的颜色与生活的口味等等,则经常代表地上人民大众又能整版通栏,傻B到位;在间接完成主流赋予的特殊任务后,顺便还向全球化的逻格斯中心替代主流传达,中国主流文化机制包容大度,垮掉后地下摇滚的精神风貌,自由生活不比西方国家的垮掉的一代能差到哪儿去。事实就是这样,经济逻辑重复了螳螂捕食,黄雀在后的典故,成了最大的赢家。  经济逻辑能将一切社会文化冲突平面化,生活化,而全球化时代的中国垮掉后,虽然盘踞的是第三世界中国的地下草根营地,但随着一体化步伐的加快,自然也和其祖上垮掉的一代的遭遇无二,况且在中国的大众前卫文艺社区,从话语到身体,从表情到服饰都被残酷地予以机械复制,并且构成时尚的元素和商业的品牌,导致满大街都是垮掉后,都是卯钉装饰的紧身牛仔长裤与极短的牛仔迷你裙、庞克风格鲜明的卯钉皮靴、蓬松慵懒的复古细卷发、贵族专属的深亮紫和金属金、一系列花型滚边的露肩上衣,而且还按诸如香艳华丽、妖冶性感、复古摩登、青春朝气等多种类型,逐一扒光了垮掉后的外衣内裤。  经济逻辑的残酷,不是主流意识形态,但因基于时尚和市场所需的生活复制,却远比主流意识形态更能模糊地下与地上的区分,混淆悲剧和喜剧的界限。那么,在艺术与生活,地上与地下之间,怀着喜悦的心情来面对生活之镜,人们还会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那个曾经承载了许多青年梦想的地下乌托邦都消失了吗?带着疑问,关注经历了20年风雨历程的中国地下草根艺术,寻找垮掉后的生活状态,其实不难发现,地上地下的界限早已模糊斑驳,因为摇滚战士,迫于商业逻辑绝大多数已经回到地上,而新加入地下的所谓垮掉后,已经带上中产阶级的父母馈赠的大把美元,早把少年朋克的花儿草儿种满了中国地下摇滚营地。而那些留守者,顽固分子,于是也创造了诸如骨肉皮(愿和乐手发生性关系的摇滚追星女孩)、飞药(毒品或大麻)和戏果(泡妞)之类的诸多地下摇滚黑话,导致昔日的地下营地,正在变成模仿和抄袭的手工间,乃至贫穷淫荡的安乐窝。那么,这个乌托邦营地,除了地下文艺的残骸废墟之外,垮掉的一代的波西米亚精神,在中国的摇滚营地难道就此而彻底灭绝了吗?当然不会!因为,真正的战士已经告别了贫穷的安乐窝,告别了所谓的留守者,乳味荡漾的小朋克,富家子,真正的摇滚战士,已经背上吉他上路,开始了无愧青春的自由长旅。  约翰·克莱隆·霍姆斯认为,垮掉的意思虽然是贫穷、精疲力竭、被击败、 绝望和认命等等,但其中也有神圣、至福乃至反叛和不妥协这样的积极寓意。为强调他的寓意,他列举了一个词汇来源: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他的家人都躲在厨房中瑟瑟发抖,祖父却冲到外面挥舞着手中的煤油灯,独自对着闪电疯狂地高声怒吼!由此可见,垮掉的一代,在自我精神上从来都不曾垮掉。现在,根据约翰·克莱隆·霍姆斯的表述来说垮掉后,对中国地下摇滚或许已经没有意义,不过对那些走在路上的战士,劫后余生的正在走向更广泛的中国青年大众的垮客而言,这个完整的诠释到也正是时候。

特别推荐
爱藏指南
鉴定流程
购物流程
出售流程
联系客服
配送方式
上门自提
物流配送
特快专递
爱藏直达
支付方式
网上支付
银行转账
货到付款
交易条款
售后服务
产品包装
退换货流程
价格政策
发票索要
爱藏合作
回购代销
加盟代理
隐私声明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公司地址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2005-2017 Powered By airmb.com 爱藏网 联系本站|官方微博:(新浪)@爱藏网官方微博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6494号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3077976号广州爱藏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运营备案 工信部备案 支付宝合作伙伴 商务合作伙伴 保障交易 360安全大全 银联支付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