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画收藏 > 油画

塞尚的工作方式

作者:收藏爱好者 2016-05-30 16:00:22
        相关文章:  &nbs

        相关文章:

        罗杰·弗莱的批评理论

  作为一个艺术理论家,弗莱的开放性并不是在其理论中,而是在其批评实践中,表现得最为引人注目。Christopher Green, Art Made Modern: Roger Fry’s Vision of Art, London: Courtauld Institute of Art, 1999, p.29

  许多学者同意弗莱在考虑个别艺术家的作品,而不是在从事理论思索时是最佳的,正因为如此,许多人认为《塞尚》是弗莱最伟大的作品。Beverly H. Twitchell, Cezanne and Formalism in Bloomsbury, Ann Arbor, Michigan: UMI Research Press, 1987, p.117.

  先前没有哪一部作品像罗杰·弗莱的《塞尚》及其敏锐、充满同情的评论和分析那样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艾尔·洛兰:《塞尚的构图》(Erle Loran, Cezanne’s Composition, 3rd ed.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63, p.1)

  多年以来,弗莱一直在考虑要撰写一部论塞尚的专著。怀揣着这样一个极其个人的和重要的计划来研究这位他仰慕已久的艺术家,弗莱想必等待这样的机会已经很久了。1926年,法国《爱艺》(l’Amour de l’Art)杂志委托弗莱就佩莱伦(Pellerin)收藏的塞尚作品写一篇专论。这看起来不太像一个他等待已久的机会,因为个人收藏目录很少可以作为一位艺术家的权威性研究的资料,而且,为一期杂志准备论文不可避免地意味着存在着文章篇幅和插图数目方面的种种限制。但事实确是如此,而上述局限反倒使弗莱受益:本书异乎寻常的简洁证明了作者早已成竹在胸。像佩莱伦这样幅度的收藏当然世所罕见,尤其是它拥有塞尚的大量早期作品;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弗莱的塞尚评论带有风格发展研究的性质。[2]弗莱在本书前言中开宗明义指出:“尽管这里所举的例子大多数都是从佩莱伦先生的收藏中选取的,但却与此书所论的一般意义并不构成冲突。”[3]

  有心的读者应该可以看出,本书开篇三句,甚至第一句就奠定了全书的基调:弗莱不是以一个艺术史家和艺术批评家的口吻,而是以一个艺术家、一个画家的身份来发言的。弗莱于1906年第一次看到塞尚的画,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启示之一,这一启示强烈到竟至于使他脱离了欧洲最有前途的美术鉴定家和博物馆馆长的轨道,去从事一份冒险的工作:为现代主义辩护,扭转公众对现代艺术的偏见和漠视。同年,弗莱撰写了《印象派的最后阶段》(The Last Phase of Impressionism);1909年撰写《一篇美学论文》(An Essay in Aesthetics),这标志着弗莱美学思想的初步形成;1910年翻译德尼(Maurice Denis)的论文《塞尚》(Cezanne)并为之作序,这是弗莱在形成其艺术批评理论过程中的重要三部曲。美国学者维切尔认为,“塞尚对弗莱批评理论的影响是双重的:在后印象派画展期间(1910-1912),塞尚塑造了弗莱的美学,从此以后,塞尚的作品将成为弗莱本人作品的模范。这种影响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塞尚成了弗莱成熟期绘画的惟一准则。”[4]

  一般认为,弗莱本人的绘画,成就平凡,但这里重要的不是弗莱自己画得怎么样,而是他作为一个画家,对他作为一个艺术史家和艺术批评家的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讲,弗莱本人是一个画家这一点就变得非常重要。正如弗莱的后继者之一布伦(J. B. Bullen)所说:弗莱的批评文章“是试验与探索性的,不是理论的阐述,而是观点。它们的统一性出自弗莱对艺术是怎样创造的,一件雕塑或一幅画是怎样构成的诸如此类问题的好奇心。他精通若干文化的艺术史,但他思想的活力始终来自他对创作过程细微而深入的理解。”[5]#p#分页标题#e#

  从一开始,我就怀疑弗莱对塞尚早年心理成长和情感教育的刻画,带有夫子自道的的况味,否则,怎么可能读来如此心有戚戚、感同身受?我的这一直觉得到了其他学者的支持。维切尔在其著作中说:“透过弗莱的文本,人们看到了一个英雄般的、几乎存在主义式的形象,尽管弗莱专注于对早年塞尚的大量心理刻画。他用来描写或分析其作品及其形式、色彩和构图的措辞,常常同样可以用来形容塞尚的态度。对塞尚独特心理状态和情感的描写,呈现了他对画家的强烈同情,并暗示了他甚至已经发现他们之间的类同处境。塞尚对于臣服于沙龙的屈辱与失望,他在其作品面对误解和敌意时所感到的艰辛、自重与孤独,都能在弗莱自己的生活中找到对应。弗莱似乎已经意识到他作为形式主义批评的使者的立场,与他面前的塞尚作品之间的平行。”[6]

  为了理解这一点,我们只需稍稍提一下弗莱传记中的几个事实:作为出身在七代教友派信徒(Quakers)之家的儿子,弗莱违背父愿,选择了艺术作为终生职业;作为欧洲最杰出的美术鉴定家,他却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与大英博物馆之间面临两难选择,结果却一无所获;作为英国当时最著名的艺术批评家,他举办的两届后印象画派展,却成为名流和公众责难的火山中心;作为剑桥最年轻有为的学者之一,他却迟迟得不到期待已久的史莱德讲座教授(Slade Professorship)的职位(直到他生命晚年才如愿以偿)。[7]

  从这些方面来看,弗莱的这一塞尚专论,是他等待了大半辈子的机会。他作为一个科学家的剑桥学习生涯,作为一个画家的技法训练,作为一个鉴定家的敏锐眼光,作为一个美术史家的知识积累,作为一个艺术批评家的洞察力,最后,作为塞尚艺术的狂热爱好者和学习者,一切的一切,都风云际会,水到渠成。《塞尚及其画风的发展》乃是弗莱一生事业的最高峰,是他留给世人的一份总结,一份遗嘱。尽管此后尚有著作出版,但无论是它们所达到的高度,还是对后世的影响力而言,均无法跟眼前这本书相比。虽说《塞尚》只是一本小册子(译成中文不足六万字),它却为塞尚研究建立起了一座难于逾越的丰碑。从风格上看,我们也可以识别它与塞尚绘画的同质性,也就是说,它是一个结晶体,各个层面都晶莹剔透,熠熠生光。论者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进入之:既可以从他对塞尚绘画风格分期研究入手,也可以从他对塞尚绘画介质探索入手;可以从他对塞尚艺术总体景象的描绘进入,也可以从他对塞尚个别作品具体而微的分析进入;既可以从他的塞尚研究最富特质的形式分析法入门,以趋近其批评方法,也可以从他对塞尚生平、性情气质与普鲁旺斯的艾克斯社会环境和风土人情的角度,以探求其超形式的方法,等等不一而足。所有这些角度无疑都是可能的,事实上,这些可能性恰恰构成了弗莱之后塞尚研究的风向标(详见拙作《弗莱之后的塞尚研究管窥》)。

  然而,我却试图从一个与上述各种角度不同的路径,来趋近弗莱之塞尚研究的本质,我希望能够在塞尚的绘画与弗莱的批评中,发现其平行:弗莱是如何以其最基本的概念框架,抓住塞尚绘画的要害,然后以其静观沉思的极为深刻的体验工夫,以不断充实的感性材料来持续地修正和调整那些框架,最后实现(或完成)对塞尚工作方式的揭示。

  1. 知性(Intellect)

  本书中,弗莱至少在四个不同的语境中论及知性在塞尚绘画中的核心地位。在其中一处,他强调了知性的“杠杆”作用:

  他们(按指印象派画家)寻求在其画布上编织他们的眼睛已经学会从大自然当中感知到的色彩的连续织体。但是这样一个目标完全不能满足像塞尚这样一位艺术家。他的知性注定要寻求分节(articulations)。为了处理自然的连续性,它必须被看作不连续的;没有组织,没有分节,知性就没有杠杆。只有到了塞尚那儿,知性——或者,更确切地说,他的感性反应中的知性成份,才提出其充分的权利主张。[8]#p#分页标题#e#

标签
为您推荐
油画 2016-05-30 15:40:00 阅读(173)

  1966年4月26日,由卡尼斯顿·麦克希恩(Kynaston McShine)策划的名为“初级结构

油画 2016-05-30 15:42:21 阅读(1085)

张大千的作品《爱痕湖》以1.008亿元成  中国嘉德这次春季拍卖上拍了1100多件近现代书画作品,是近年来上拍最多的一次,共组织

油画 2016-05-30 15:42:24 阅读(426)

刘世彪 北方1 亚麻布油画 100× 200cm 2008年  最近,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油画家刘世彪,并到他的画室观看了一批最近两年创作的新作品,颇为感慨惊讶。

油画 2016-05-30 15:45:04 阅读(586)

金农《花果册》3976万创西泠单件成交价纪录 资料图片    打电话预约,准时上门签约,领取拍品……

油画 2016-05-30 16:01:32 阅读(800)

巫卫东学西画出身,因而他把这一类小品式的人物画称之为练笔的逸趣。”因而,我们有理由相信并期待着有了标尺及方向的巫卫东在他的艺术之旅中走得更远。

油画 2016-05-30 16:03:29 阅读(589)

随后,四川省从美院作品中评选出55件参加了全国美展。在全国82件获奖作品中,来自四川省和四川美院的作品占了10件。

油画 2016-05-30 16:04:11 阅读(123)

  大地震刚刚发生后,全国各地的艺术界立刻就行动起来,发起了各种形式的办展救灾活动,例如义卖募捐,这是出自艺术家内心的真诚活动。  面对这样的压力,艺术家们很快进行了自我调整。

油画 2016-05-30 16:08:45 阅读(705)

由于有力的运笔与大幅度的动作,又由于长年累月作画不辍,以致王健一度累坏了手腕。王健表示,未来三年,他将在这一主题上不断挖掘、深入探索。

油画 2016-05-30 16:10:29 阅读(153)

秦岭在这方面所具有的长处是少见的。李可染大师在七八十岁时经常说自己是“白发学童”,这种文化品格必将会使秦岭的山水画春光无限,熠熠生辉。